一条河豚炖黄鱼:D

【史雷米库】导师旅途中的日常小段

图无关渣文笔QWQ


一整天的跋涉加上与凭魔战斗的体力灵力消耗,当他们终于在太阳落山之时找到新的落脚点时导师一行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在风卷残云消灭了晚餐后罗泽回到他们订下的双人间占领一张床倒头就睡,史雷因为之前的战斗出了一身汗又沾了不少灰,被米库里欧督促着无奈地迈向浴室。扎比达在地板边缘挑了一个潇洒?且足够舒适的姿势靠上墙环视着房间:徳泽尔正第三次无奈的帮罗泽拉好滑下床的毯子,莱拉和艾多娜则窝在一起轻声谈些零零碎碎的小事,而刚刚像老妈子一样催着导师快点去冲澡的米库里欧则搁起腿来斜靠在桌前那把木质椅子的椅背上一动不动,扎比达闭上眼感受了下室内空气的流动,不由轻笑。



啊,就算是天族到底也是个小鬼——毫无知觉的就睡过去了呢。


说起来今天一天确实比平常要波折不少,不知是前阵子运气太好还是单纯的幸运E体质发作总之出发不久就遭遇凭魔。刚刚净化完毕没走多远又接二连三的开始战斗。弱水属性的凭魔频频出现,多次的神依和战斗让年轻的天族疲倦不已,尽管对于天族来说睡眠并不必要,但对于自幼和史雷一同长大的米库里欧来说倒也不失为缓解疲劳的良方。

他安静地侧身坐在座椅上,纤细的腰肢微微屈起一个舒适的弧度,双腿放松地交叠,手臂自然蜷在腰腹。他的肩膀和额角抵在椅背上。

浴室的水声渐小最终消失不见,接着几分钟之后史雷换上干净的衣服擦着颈侧的水珠走了出来,氤氲的水汽让他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扎比达本想对导师调笑一下他睡着的亲友。不过他很快认定了自己的脑内行为纯属多余——史雷翠色的眼睛环视房间,然后将目光停留在椅子上那抹水色上。

在角落的风天族看见导师笑了,不仅仅是嘴角温柔的弧度,史雷的整张脸都分明充满了笑意。接着毫无意外他径直走向米库里欧,随手揉了揉自己蓬乱的略带潮气的头发,轻声靠近自己的亲友。

室内不仅睁着此刻还睁得大大的四双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史雷靠到椅前,蹲下身抬头注视着熟睡的米库里欧,笑容中分明多了些无奈,甚至还有些难以描述的宠溺味道。他看见米库里欧白皙的面颊,唇的弧度是安稳和放松,额侧水色的发丝松软的俯在椅背上,那双紫水晶般闪烁着知性光芒和掩藏着纯真可爱的眼睛轻轻阖上,只是眉头微皱,想必是额角抵在木质椅背带来不适的缘故。

史雷也有些滑稽地不自觉地将眉毛学者米库里欧的样子拧起来,轻轻叹口气结束了观察。


“明明都这么累了还是一副爱逞强的样子,要睡的话也得去床上呀,明明还有一张空床呢。”

确实,还有一张空床,无疑是属于人类导师的床。只不过这个导师名叫史雷。

于是导师史雷将手伸向了椅子上他熟睡的天族亲友,褪下手套后带着薄茧的温热手掌蹭过米库里欧的面颊揽上他的后颈扶住肩膀,另一手绕过他的膝盖微微施力。

他轻而易举地撑起米库里欧的身体,稳稳地让水色的柔软碎发蹭上自己的胸膛。

米库里欧依然睡的毫无知觉。他乖顺地任着史雷抱起自己走向房间里唯一一张空床,并安然地躺了上去。

史雷拍了拍枕头让它变得更加蓬松,接着拉起被子轻轻地盖在米库里欧身上,顿了顿,琢磨一下又将本拉至胸口的被子掖到了脖子。虽然水之天族应该并不会怕冷,但史雷依然细心地塞好了被角。干完这些导师便停下了动作,目光在拂过亲友已然舒展的眉间后露出满意来。

另一张床那边作着同样动作的风天族似乎愣了一下。

史雷回身对着窝在房间里的天族们露出一个微笑表示晚安,然后绕到了床的另一侧坐下,将披风叠好放在床头柜上。

已经躺了一个人的单人床倒也并没有让史雷感觉拥挤,他小心翼翼地躺了上去扯了扯米库身边多出的那一截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接着撑起手臂侧过脸去看米库里欧。

这个年轻的,有着与自己共同梦想,义无反顾踏上导师旅途的挚友。此刻他白净的面庞透着些疲惫,安心地挨着自己安睡,身侧环绕着属于自己的淡淡地沐浴乳的气味。

史雷慢慢地再次露出了笑容。

他抬手向莱拉示意,火之天族微笑着熄灭了灯光。

“晚安。”他笑着说道。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嗷嗷河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