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豚炖黄鱼:D

【苍穹一总接龙】DRAGON BLADE

CP:一总
特种部队PARO
第一弹: @魇 戳这里
第二弹: @anyway1770_已毕业  戳这里

第三弹:

弹片夹杂着灼热气浪侵袭而来,剧烈的爆裂声里一切都摧枯拉朽地倒下去。热浪中五指屈伸,无法反抗的重力和痛楚,意识随着视线倒塌滑向耳畔破损无线电空茫的沙沙声中归于沉寂。





----------


“你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吗……”

“我的职责不就是这个吗!”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就会去做,总士。”

“开始行动!”

“是!”

“卡农,跟紧我,注意观察......”

“Sein待机。”

“Sein拒否。”

“让我来吧,总士......”

“一骑!——”

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下意识里乱七八糟的回放着一些先前的事情。迷迷糊糊的钝痛和烧灼感,身体疲乏滞重,意识先一步回笼。昏沉之间有什么东西轻轻擦过按在额角的纱布,带起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伤员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切,彻底清醒过来睁开眼睛。 

 


昏黄的应急灯下来人的影子扭曲地瘫在帐壁上,似乎愣了愣,接着额头的触感消失,在衣物摩擦和放轻的脚步声里一骑睁大眼睛捕捉到那人浅色的发尾,似乎是要离开的样子。


“总士。”他开口喊他的名字。


声音滑过干涩的声带变得沙哑,却也成功达到目的。指挥官迟疑一下在门帘边停住,黑暗里回头的动作不甚分明。


“卡农没事,已经脱离危险了。其他组别也平安归队。”沉吟半晌他给出回应,声线平稳一如往日的冷静,“我会叫医疗班的人过来检查。” 



“......你好好休息。”





很快剑司就带着几样简易的医疗器械出现在病房中。说是病房,但即便是后方也只能用这样的方管支架搭建。通了电的房间亮堂起来,简单地打个招呼一骑便靠在床背上盯着头顶军绿色的牛津布发呆,猛地剑司放大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我说你啊……”医生大写的不满挂在脸上,眼下一片清浅的暗影,他无奈地叹口气,“张嘴。”




配合地把体温计压在舌下。吗啡的效力退了不少,身体的感知也渐渐回复状态,疼痛比混沌时更加清晰地传来。一骑捺下肢体的不适感,集中精力去捕获一些他此刻更需要的讯息。


“左腿动脉破裂和头部弹片擦伤外加一些气体灼伤,不得不说我们王牌确实幸运。”剑司没好气地笑笑,目光掠过伤员去调节支架上的药瓶,“两天前要不是指挥官动作快,再迟一点你大半辈子都只好跟轮椅和拐杖过了。” 


反应过来现在已是两天后,一骑沉默地低下头试图去整理思路……确实以“小恶魔”的威力而言,如此近距离下自己和卡农已经足够幸运。排雷任务的进度不可能因为自己和卡农停滞,在雷区的意外想必也惊动了Ashur……他有些费力地抬起麻木的右手收拢,惨白的纱布紧实地裹住手掌。疼痛让他的思维有些飘忽,脑海中莫名闪现几日前指挥官在自己身旁安睡的侧颜,接着是方才黑暗中的浅色发尾。



“战斗的事情也别太操心,敌人最近也没什么新的动作......37.8……还算不错。”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一骑含着的体温计,皱着眉头看了看,“感觉怎么样?”



“啊……有点渴。”反应过来的一骑连忙如是回答。



从军用壶中给他倒了杯水插上吸管举过去,看出伤员明显没在状态,剑司收拾起东西:“明天上午的时候会来换一次纱布,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好好好养伤,相信我们就好。”



一骑点点头,靠下去的同时却默默思考起之前指挥官的出现的时间。


总士他......这个时候应该也需要休息了吧。



因为之前的冷战两人之间还没有好好说过话,紧随而来的作战计划和任务安排让他们疲于奔命。撑到现在自己总算是被迫暂时安定下来了……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一下,知道以友人的脾气自己这次少说也得大半个月的强制待命,但是总士呢?



一骑觉得不安却捉摸不到原因,之前用来消磨精神的帐顶已经湮灭在黑暗中,借雨林里令人烦躁的湿热空气为由兀自缓解这种不安,大脑一片混沌。

有什么东西。

明明他希望的,自己都会去做。

他希望的。

似乎像雪球一般,小小的核心不断附着粘连最后滚成一个庞然大物,令人窒息。


也许他们应该好好谈谈。






 整整两天的不休不眠纵使是这支精锐部队的总指挥也有些难扛,皆城总士并不是无法抵抗疲劳,但精神上的过度消耗让他也无法保持最佳状态。



 在Sein和Dreizehn的紧急归队抢救开始不到半个小时,便接到Ashur有所行动的最新情报。那时他以效率优先强行压下的情绪波动濒临溃堤,警示响起之时脑海中还是耳机中爆炸后的杂音,懵懵的一片红绿交驳。之后他迅速收拾起自己的一切一头扎进新的计划制定中去,接着是突发派遣的Sieben带领的小队凯旋,获救人质的安排保护。直到暮色降临之时医疗班将两人成功脱险的消息送达他才忽然觉得透过一口气来。


在去往病区的半途遇到刚刚结束手术同样一脸疲惫的剑司,简单地了解完情况去探望了还在昏睡的两人,现实又推搡着他回到指挥部那顶小小的军用帐篷。


Ashur在那个夜晚袭击了几十公里外的另一支派遣部队的驻扎分地,杀害两名队员并夺还人质,特意去劫持已经被保护的无辜民众,其刻意为之无疑是对多国的威胁挑衅。


局势进一步恶化,他们所在的龙刃特种部队首当其冲。





安排完近期后方总阵营的保卫执勤,指挥官回到房间脱力地坐倒在折椅上。机械表齿轮细小的转动声让他有些心不在焉。


新的作战计划已基本完成。把铅笔往地图上一丢,看着密密麻麻的猩红色三角形散落各处。总士撑着桌子扶住额头深深呼出一口气。


一骑醒过来了。他在脑海中喃喃自语。这很好。


回想起自己方才鬼使神差地摸黑去往一骑的病房,又无法控制地伸手去抚摩他额头上的纱布,看见昏黄的灯光下那双暗色的眸子缓缓撑开,却有着难以忽视的光亮,他叫自己的名字,看着自己离开。 


他不是无法理解一骑的坚持,只不过......


担心的话语溢到舌尖却被狠狠压下。笨拙的几乎无法忍受。

“一骑......”

轻声念出他的名字,时针临近三点方向,指挥官推开地图用手臂把自己圈在坚硬的桌面,闭上眼睛。

纵使寻得了相互停歇的港湾,旅途却让他们无法休憩。



他短暂地调整了一下呼吸,睁开眼睛抬头重新提笔,去完善作战部署。


直到尖厉的警哨破开黎明。



TBC

四棒请期待勺子w @第三封锁线 

顶上了原三弹叶仔的渣渣w。文废完全不能应对正剧也不擅长感情世界观也大的可怕OTZ所以就悄悄地划个水ˊ_>ˋ。纠结了好久一骑他们的生还和伤亡可能性最后科学再见ˊ_>ˋ。那么后面的各位加油噜噜噜( ´ ▽ ` )ノ

本章并无追加设定,详情参照二弹33。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嗷嗷河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