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豚炖黄鱼:D

【棋魂光亮】指尖

一块没有营养的小甜饼ˊ_>ˋ诶什么我又写文了??【文渣

设定【他是我对手/他是我对象】这样。
莫名的腻歪ˊ_>ˋ慎

又名HP的双向填充


--------------


进藤光很喜欢手被塔矢触碰的感觉。



不管是失意还是疲惫,一言不发,塔矢同样作为棋士的那双手总是让他能在这样安抚性的触碰中最迅速的满血复活。


先是那些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自己手掌两侧拢过来。不同于棋盘上带着腾腾的战意抑或是平日里那种干练的直截了当,塔矢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总是慢慢地很温和。

这时候他那些微长的睫毛以及投射下来的浅淡的阴影会随着视线笼罩在掌心贴合手指交握的温度里。

他把手指渐渐打开,掌心自然而然地随着前端的动作向上滑动。



进藤可以感觉到那只柔软的无名指指腹触碰到金属质感时短暂的停顿和细微的难以名状的轻颤。

尽管塔矢总是淡然的把责任推脱于低温与反射。但是四目相交之时又腾然撇开了脑袋。

每当这时候进藤就有些想笑,这种奇妙的快乐还没来得及从他其中一个心室里打开就会被对方狠狠的瞪回去,然后挤在原地欢愉地胀满开来。



那四只手指贴着自己小拇指的边缘最终停在指甲旁边,空余的大拇指就会不经意间蹭上来。


这是最后一步。


塔矢通常在这一步开小差,安抚的过程短暂又太过于漫长,自然而然的相处反倒会让他先一步放下防备。


进藤很喜欢这样的塔矢。


安静而专注地放开思绪,塔矢的指尖总是会无意识的开始轻轻磨蹭,有时候还会用上那些刻意剪短的指甲边。短暂地,微微发痒,一直能痒到身体深处去。

想起第一次被这样握住双手指尖相触的时候,明明已经确定关系,自己还是没来由地地滚烫了脸,双手也不由自主的一抽,倒也把塔矢拉回到现实中来做个合格的对手——一下子赶上自己的面颊红了耳朵。

他不止一次地觉得神奇,明明只是指尖而已,下棋的手没什么茧子但也并不十分柔软舒服,但仅仅是这样的指尖,相互触碰,探索,呼唤,迎合,全盘接收。

仿佛有什么能盘根错节的顺着相互接触的指尖心意相通。


磨合的过程太过漫长,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相触充斥着疑惑不甘茫然愤慨。播下种子的时候他们俩的手指还短短的,指尖都是肉肉的柔软,塔矢的手自然而然捉住自己的,那大大的眼睛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盯个透。而时至今日进藤补上的那一份歉疚情绪却依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扎到心里去。


塔矢亮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这点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大家都会这样评价。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他总是这样坚毅地大步走着,不同于自己时而的迷茫与忧虑,塔矢是战士,为了自己和认定的人战斗、战斗,披荆斩棘。


[我需要他。]进藤这样想着,轻轻地动了动食指去回应塔矢的指尖。


他所喜爱的,一直是如此坚定如此简单的塔矢亮,多数时候坚毅的甚至表现的有些凶的塔矢亮。但是那些文质彬彬谦逊有礼的话语所遮掩不了的塔矢亮,真实的塔矢亮,从名为进藤光的的豁口中能够探出头来深深喘息消解疲乏时候更让他疼惜不已。


指尖那些仅仅作为朋友也无法感受的到的情感让进藤觉得自己被填的满满的。


那些名为[他也需要我。]的情感。




进藤小心翼翼地抽出手指,转而将塔矢的手拢在手掌中,尝试着像塔矢那样慢慢地抚摩指心。他看见塔矢回过神来有些惊讶地对上自己,但随即露出了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小的微笑。



于是心中的那种欢愉无可抑制地再次饱足起来。









----------end-----------
乱七八糟的矫情_(:3
大概还会有小甜饼第二发?【别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嗷嗷河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