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豚炖黄鱼:D

【棋魂光亮】发间


很久以前的老稿子,废。
------------

老实说对于进藤光现在的动作所带来的感觉,塔矢亮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出什么。

感知对象正专注地揉搓着自己有些微潮的头发,没有毛巾和一切便于使之能够更快回归干燥的任何媒介。进藤的手——那就是全部了,慢吞吞地沿着自己的脑袋向下把那些绕在一起的墨色发丝理开来。


这是项磨人的工作,塔矢几乎不能理解以进藤的性格为什么能够如此耐心地专注于此。好在他只思考了那么一小会,思绪就被进藤的另一只手的动作打断,他有些迷惑地把头往后仰,床头灯下金色的刘海垂到了视线里。

塔矢亮向来不喜欢有什么人打搅自己的脑袋,但是对于进藤光这种被列为一级防御的笨蛋却总是无可奈何。他往边上靠了靠,两秒之后得到了预期的效果。

“别动。”他看见进藤说。

转而干燥的棉质触感软软地覆了上来。而打断他思绪的那只手正小心翼翼地把贴在自己脖颈边的几缕发丝捋到一起。接着脑袋就挨到了进藤腿边,而那只手也默契地把自己的长发全部向一侧撩去以便自己能更舒服地靠在他的腿上。

塔矢借着这样的姿势抬手打算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棋谱,然后他看见进藤皱起了眉头。

“你该休息了。”

“明明你也没睡。”

“我可没有刚下飞机就被拉去做访谈。”

进藤的手指不容拒绝地探到了塔矢的发间贴上皮肤,又带着些无奈的味道轻柔按压。塔矢的头发很软,揉搓起来十分舒服。已经被理顺的长发听话地被手指分开垂到进藤腿上,头发的主人也是难得一见的温驯。

进藤的手很暖,而且同他本身一样总是精力充沛,但此刻贴在先前被水汽蒸得浑身发热的自己的头皮上却是舒服的温凉。

微低的温度让塔矢觉得有些酥麻,已被消解得残破不堪的零星疲惫就安安静静的涌了上来。一旦舒服过头人的大脑就会懈怠。

[我明明喝过茶......]

原本用于反驳的理据反而勉强地用来安抚自己的迷惑,进藤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他没辙。塔矢耷拉下脑袋。反正只要是进藤......塔矢乱七八糟地想着......除了在棋盘上他就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对策”。

他觉得有只熟悉的手替他拉上了被子,隔着被子的轻拍让他觉得发笑,记忆里幼时的自己都不常享受的待遇。




迷迷糊糊地感到先前舒适的揉压不见了,但脑袋枕着的温暖并没有消失。塔矢探寻地眯开左眼,昏黄的灯光下看见进藤牵起一缕自己的长发亲吻的模样。



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拿自己的嘴唇,蹭了蹭进藤的手背。


--------fin.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嗷嗷河豚 | Powered by LOFTER